廢鋼回收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生態農業

  •  

新聞資訊/NEWS

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> 集團新聞資訊 >> 行業新聞 >> 深剖地條鋼被全面取締后廢鋼回收行業的困難和機遇

字號:   

深剖地條鋼被全面取締后廢鋼回收行業的困難和機遇

作者:LC小薇瀏覽次數: 日期:2017年7月24日 15:09
 “此前中頻爐能重新熔煉鋼屑鋼末,如今這些廢鋼進入正規的轉爐或者電爐,因為密度較低,損耗率很高。”
 
  河北一家鋼廠負責人近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掃清中頻爐之后,一部分廢鋼缺少能夠消化的爐子。
 
  與此相伴的是,盡管被征收40%的關稅,以輕薄粉碎料為主的中國廢鋼出口,正在連連創下高點。海關數據顯示,繼今年4月首次“破萬”后,5月份的中國廢鋼出口量再次激增至8.0345萬噸,同比增長954倍,環比增長4.3倍。
 
  而在此前的一季度,廢鋼總體出口量尚不足千噸,更早之前,中國廢鋼的年出口量也不過1000噸左右。
 
  中國鋼鐵正在加速進入一個折舊時代:2016年中國廢鋼資源量已達1.7億噸。相對于鐵礦石冶煉,廢鋼融化再利用是一種更為節能環保的綠色資源。然而當前中國的廢鋼煉鋼比僅為11%左右,遠遠低于世界51.6%的平均值。
 
  究其原因是中國鋼鐵工藝流程的結構性矛盾:作為廢鋼消化主力的短流程電爐,其鋼產量在中國占比僅為7.3%,遠遠低于世界平均水平;而高爐-轉爐長流程(從鐵礦石和焦炭到生鐵再到鋼材)則長期占據主導地位。這一結構使中國進口了全球65%的鐵礦石,卻對更綠色的大量廢鋼利用不足。
 
  從某種意義上講,廢鋼資源的流失正在與國內煉鋼工藝的結構調整進行著一場賽跑,在此過程中,轉向電爐是廢鋼冶煉的大方向,而在去產能的背景下,允許電爐等量置換轉爐產能成為業界共同的呼聲。
 
  國內外市場價格倒掛
 
  在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看來,近期廢鋼出口短期內激增是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的一個結果。
 
  他在回應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提問時表示,廢鋼是生產“地條鋼”的主要原材料,截至今年6月30日,中國全面取締了“地條鋼”的生產,國內廢鋼庫存量隨之大增,短期內供大于求,導致出口需求的增加。
 
  根據工信部的數據,今年上半年我國共取締、關停“地條鋼”生產企業600多家,涉及產能1.2億噸,由于地條鋼被取締,釋放出6000多萬噸廢鋼資源。
 
  緊隨其后的是,廢鋼在一段時間內出現明顯的供過于求,其中生活廢鋼、輕薄料等料型價格一落千丈。
 
  全聯冶金商會近日的調查顯示,出口的廢鋼主要是質次的輕薄粉碎料,9.6萬噸中占8.1萬噸。這些廢鋼輕薄料價格從2013年1月的2400元/噸,暴跌到今年5月的500至600元,跌幅高達80%。
 
  高峰表示,國內外市場價格倒掛是廢鋼出海的一個重要原因,出于對市場的預期,國內廢鋼價格持續下跌,品質良好的國產廢鋼更具有價格優勢。
 
  “以5月份為例,5月26日東亞市場廢鋼的價格為230美元/噸,印度市場的價格是267美元/噸,均高于國內的價格,同期國內廢鋼有代表性的廣州價格是1160元人民幣/噸,相當于171美元/噸。”他表示。
 
  值得注意的是,廢鋼出口是在被課以重稅的基礎上實現快速增長的。作為一種綠色環保的優質資源,廢鋼大量出口是中國不愿看到的景象,為了鼓勵回收再利用,中國對廢鋼出口征收40%的關稅,然而,這依然未能阻遏近期廢鋼出口上漲的趨勢。
 
  這是否意味著優質的廢鋼資源正在大量流出中國?冶金商會指出,目前出口不足10萬噸,預計全年為20多萬噸,絕對量比較少,相對于中國一億多噸的廢鋼年產生量,不會產生大的影響。
 
 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冶煉原料處總設計師李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盡管近期廢鋼出口增速確實很快,但主要是此前基數非常低,而從總量上看,中國仍然是廢鋼凈進口國。
 
  “從數量上看,現在每月出口量剛剛超過萬噸級別,但中國每月進口廢鋼都在20萬噸左右,去年全年進口量是216萬噸,前十來年,廢鋼每年的進口量更是高達上千萬噸。”她表示。
 
  不過,近年來中國廢鋼進口量在連連下降。中國廢鋼鐵應用協會(下稱廢鋼協會)副秘書長王方杰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提供的一份材料顯示,目前廢鋼進口要繳納17%的增值稅,出口要繳納40%的關稅,這導致國內廢鋼價格比進口廢鋼價格低很多,因此作為頭號鋼鐵生產大國的中國,每年廢鋼進口量僅占全球貿易量的2%,且多為間接進口。
 
  中國200萬噸左右的廢鋼進口量已遠遠低于韓國的580萬噸和中國臺灣地區的320萬噸。
 
  廢鋼協會建議,在適當的時機和一定的條件下,有步驟、有計劃地降低廢鋼進出口的關稅和增值稅,鼓勵國內企業融入國際市場,保障國內鋼鐵行業的資源供給。
 
  鋼鐵加速折舊
 
  此次取消中頻爐后廢鋼市場的大幅波動表明,目前中國廢鋼的供應量已遠遠超出了市場的預期。
 
  廢鋼協會表示,打擊“地條鋼”以來,大量廢鋼鐵資源出現,超出了大多數鋼廠、廢鋼鐵加工企業及業內人士的預期,相關企業和從業人員對行情預判不足,處置失當并遭受了損失。這反映出廢鋼行業信息統計的渠道和制度有待完善,廢鋼鐵的資源量仍然沒有摸清。
 
  而從中國的鋼鐵積蓄量來看,未來五到十年,中國的廢鋼鐵資源將持續大量產出。
 
  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指出,2017年中國鋼鐵蓄積量約78億噸,預計到2020年前后,中國鋼鐵積蓄量將達到100多億噸,廢鋼資源產量可達到2億噸。
 
  由于工業化和基建程度不同,不同于發達國家,中國大量鋼鐵用于產生廢鋼較少的基建領域。李曉表示,在此過程中,中國消費領域拆車等社會折舊產生的廢鋼占比很小,中國的廢鋼更多來自自產廢鋼(鋼企生產時切頭切尾的部分)、加工廢鋼(螺釘等鋼鐵加工企業生產后的邊角料)、進口廢鋼(其占比已經低于5%)等渠道。
 
  不過這一進程已經進入后半階段,中國鋼鐵正在加速進入一個折舊時代。
 
  據中國金屬學會理事長翁宇慶介紹,折舊廢鋼對廢鋼總量的影響最大,中國的廢鋼資源豐富程度將在2016-2020年期間快速提升,目前折舊廢鋼占當年鋼產量的比重僅為個位數,但是在2030年有望達到40%。
 
  面對即將到來的體量巨大的廢鋼資源,中國急需在去掉中頻爐后建立一套高效可持續的消化渠道,同時,廢鋼再利用的上下游產業也面臨變革。
 
  廢鋼中的輕薄料、鐵刨花等料型此前大都由中頻爐來消化,不過現在進入正軌渠道后,這些料型不能直接進入轉爐或電爐,而是需要加工成破碎料、壓餅才能銷售給鋼廠,然而國內針對這些料型的裝備能力不足,使得這類廢鋼價格大幅下挫。
 
  從事廢鋼回收的一位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由于賣不上價,此前到小區收廢品,寧愿要廢報紙,也都不愿意要生活類的廢鋼廢鐵。同時,大批基層收購點因虧損停業,有的已經改行,一些地方料型較差的廢鋼堆積如山。
 
  李曉表示,輕薄料等廢鋼體積太大,收回率較低,“加工一噸廢鋼耗電,加上人工成本至少20元,但是由于價格太低,加工完了之后利潤還不到20元,因此廢鋼加工企業也沒有了積極性。”
 
  她認為,廢鋼應該有一個價格底線,否則會對廢鋼回收和加工行業造成沉重打擊。“盡管規模不大,廢鋼也是一個行業,它們活不下去的話就沒人來收廢鋼、加工廢鋼了,資源量再大也沒有用。”
 
  廢鋼利用率逐年下降
 
  實際上,當前的廢鋼加工有著較高的準入壁壘。李曉介紹,“現在廢鋼便宜,鋼企因為要自用都非常愿意自己做廢鋼加工,不過它們面臨著廢鋼準入的行業壁壘。”
 
  為鼓勵正規加工企業的發展,截至今年6月底,工信部先后公布了5批符合《廢鋼鐵加工行業準入條件》的企業名單。進入名單的廢鋼加工企業可以享受增值稅退稅30%的優惠政策。這是2011年停止廢鋼優惠政策之后重啟的一項新的稅收優惠措施。
 
  此前由于廢鋼回收企業數量過多,市場格局分散,個別不法商販乘機虛開虛抵,偷稅漏稅,而大的正規回收企業卻無法形成經營規模,使得廢鋼資源大量流向“進出不要票”的“地條鋼”企業。在此背景下,2011年中國徹底取消了對廢鋼的多項優惠政策,并對廢鋼企業按照17%的增值稅收稅。
 
  這一年也是鋼鐵行業原料結構發生改變的重要節點,從2011年開始,廢鋼采購量大幅減少,鋼鐵業廢鋼消耗總量下降,進口鐵礦石增加,電爐企業改建高爐,以鐵礦石替代廢鋼,廢鋼比自此年年刷新歷史最低紀錄。以鐵礦石為主要原料、以高-轉長流程為主要方式的中國鋼鐵行業逐漸成型。
 
  在中國金屬學會冶金技術經濟分會秘書長湯毅看來,這樣的原料結構并不合理,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“我們千里迢迢把礦石從巴西運到中國,用高排放的方式煉鋼,現在又以這么低的價格把優質的廢鋼出口到海外,相當于把污染留在中國,卻把好的資源送了出去,這是很痛心的一件事,中國應該大幅提高廢鋼利用率。”
 
  當前中國廢鋼煉鋼比僅為11%左右,而全世界的平均值51.6%,一些發達國家如美國,廢鋼煉鋼比已達到70%左右。
 
  廢鋼利用不足的另一面,是中國進口了全球65%的鐵礦石:2016年,中國鐵礦石進口量創下10.24億噸的記錄。中國鐵礦石的進口依賴度也連年提升:從1990年的14%,一路上升到2016年的90%左右。
 
  而廢鋼協會的數據顯示,打擊地條鋼以來,中頻爐相繼關閉,到今年3、4月份,主流鋼鐵企業每月廢鋼鐵社會采購量均同比增加50%左右,目前多數主流企業轉爐廢鋼比已達15%以上。
 
  該協會表示,今年一季度,廢鋼鐵消耗總量比去年同期增加580萬噸,廢鋼比達到12.58%;年末,廢鋼鐵消耗總量有望突破1.2億噸,廢鋼比可達到15%以上。
 
  電爐鋼企迎來轉機?
 
  鋼鐵的主流生產工藝可分為兩種:長流程(從鐵礦石和焦炭到生鐵再到鋼材)和短流程(從廢鋼到鋼材)。目前中國鋼鐵行業大多數是前者為主,受工藝限制,不可能大量使用廢鋼,中國急需建立一批以電爐為主的短流程鋼廠。
 
  而上半年中頻爐產能的徹底出清,為電爐的發展騰出了巨大的發展空間,隨著廢鋼等資源價格在低位徘徊,中國的電爐迎來前所未有的重大機遇。
 
  比起以煤為燃料、以鐵礦石為主要原料的高爐煉鋼,電爐煉鋼可大幅度節能、節水,并減少廢氣、廢水、廢渣的排放。
 
  有研究表明,與長流程相比,電爐短流程的廢氣排放量下降95%、固廢排放量下降65%、廢水排放量下降33%、總排放量下降61%。
 
  然而,在李曉看來,中國的電爐鋼企一直是一個“弱勢群體”。其發展滯后的背后有著成本的考量:由于我國對電爐煉鋼的電價沒有優惠,在同樣條件下,鋼鐵企業用廢鋼煉鋼比用鐵礦石煉鋼的成本每噸要高出200-300元;一般而言,當廢鋼和生鐵的價差高于300元/噸時,電爐鋼的經濟效益才會凸顯。
 
  不過,這個轉折點出現在去年10月底,彼時轟轟烈烈的打擊“地條鋼”的行動拉低了廢鋼的價格,改變了電爐鋼相對于轉爐鋼的經濟效益。截至今年5月19日,生鐵和廢鋼的價差已高達762元/噸。
 
  在此背景下,大量電爐企業正在投入生產。冶金商會預計,今年電爐鋼產量可達8000萬噸以上,比2016年增加2000萬噸,這可以多消化5000萬噸廢鋼。
 
  多位受訪對象認為,從長期看,提升電爐鋼比重必須解決其面臨的電價問題。目前,高-轉長流程煉鋼耗電為150度/噸,而電爐短流程耗電在500度/噸以上。李曉表示,在廢鋼集中的東南沿海地區,電價普遍都在0.7元/度以上,“這還不算波峰電,就算晚上生產,這么高的電價也使電爐的成本比轉爐成本高出許多。”
 
  一位鋼貿商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不少中西部地區電力資源充沛,這些地方應該進一步放開電價,“很多地方已經出現了電力過剩的現象,發出的電送到東部有非常高的損耗,棄風棄光現象很多,放開電價限制既能減少浪費,也有利于電爐鋼的發展。”
 
  盤桓在電爐面前的,還有去產能背景下的產能置換問題。
 
  “以內蒙古為例,現在的電價只有兩三毛,非常適合發展電爐鋼,但是沒有新增產能指標,只能買別人的指標,現在內蒙古的產能指標已賣到800元/噸了,100萬噸的產能指標就要賣8個億。”上述鋼貿商表示。
 
  在打擊中頻爐過程中,相當一部分中頻爐企業在轉電爐后始終無法投產,其原因是這些企業沒有合規的煉鋼產能指標用于減量置換。
 
  業內因此呼吁,對于有條件的轉爐企業,在不增加產能的基礎上,可以考慮采用電爐等量置換轉爐。
 
  實際上,這種置換也符合大多數鋼廠的利益,不妨算一筆賬:目前用電爐生產一噸螺紋鋼的成本是,購買廢鋼1600元,煉鋼成本800元,而螺紋鋼的市場價格為3600元/噸左右,這意味著賣一噸鋼螺紋鋼稅前利潤可達1200元左右,這比用轉爐生產螺紋鋼要劃算得多。
 
  因此很多企業也在悄悄地上電爐,但在去產能的大背景下,這類企業面臨著踩到政策紅線的風險。
 
  “可以預見,我國電爐鋼會迎來很大的發展機遇,但不可一哄而上,要規范管理,現在亟須制定相關的政策。”冶金系統人士表示。

百期无错一波中特公式